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折騰了?」男人一雙紫眸幽深看著她。

葉妖染搖搖頭,懶洋洋道:「你不喜歡就不去了,不過,你還是得教我修妖。」

「好。」他柔聲應道,只要她別鬧著要去受苦,說什麼都行,「待神殿回來,本帝教你新的。」

「不對,神殿回來,我們去一趟雪域吧?」她忽然想起來雪域的事情。

都已經過去好幾個月了。

答應要去幫他們,卻始終遲遲未兌現承諾。實在不是她的作風。

「好,聽你的。」墨蒼穹摟著她往床榻走去。

神殿,位於一片海洋之中。

凌碧大陸一直有無數高手,陸續的去探知它的所在方位。

卻無一得出確切的位置來。

而且,自古除了神殿內部的人,更是沒有一個進去過神殿裡頭。

別的不說,神殿就已經把神秘這一特點發揮到了最高境界。

葉妖染看著放在桌面上,她剛叫櫻弄來的大陸地圖。

摸著下巴,指了指上頭的一片海域。

「我聽說神殿在這片海上。」

墨蒼穹瞥了一眼,點頭:「嗯,不錯。」

旁邊圍著的有滄冥,櫻,以及寒羽。

「主人,你們真的要去端了神殿?」櫻出聲問。

這消息簡直……聳人聽聞啊。

滅了神殿。

要是從別人口中說出來,她也免不了抿唇一笑,道一聲無知。

但如今在葉妖染口中說出,她卻不得不信。

這個女人……自從她跟著她為止,就沒見過哪件事是她辦不到的。

她一路囂張沒錯,張狂也沒錯。可就是一路這麼過來了。順利得不可思議。

其中除了有神尊在背後,她本身的能力也是不可估量的。

「小染,你們……來真的?」寒羽坐在旁邊,盯著地圖上她指著的地方。

臉上的玩世不恭都收斂了許多。

「不然呢?鬧著玩?」葉妖染眉眼一揚,「我跟神殿的仇不少呢。」

寒羽倒沒抗拒,反正他也是早就看神殿那群神棍不順眼了。

「那,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你支持?」

他聳了聳肩:「本少主無所謂啊,打不打都好,反正用不著本少主出手。」

「你還是挺有自知之明的。」櫻在一旁冷冷的揚眉,「有神尊和冥在,哪裡輪得到你出手。」

這話直接讓寒羽靜默了。

他面色有些怪異,眼神微暗。

口中有些心不在焉的反駁:「你不也是跟去看的。」

櫻並未發覺他臉色不好看,只冷哼一聲:「主人讓不讓你跟著去看還不知道呢。」

自從在亡命崖上被他輕薄了一回過後,她對寒羽的好感度直線下降。

偏生寒少主是個極為不要臉的,到了溟月以後還時不時占她幾句口頭上的便宜。

故此如今二人的關係,已經發展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至少在櫻看來是如此。

葉妖染心中思忖片刻,看了他們一眼,說道:「你們如果想要去的話都可以跟去,秦大哥和大嫂留下來就好。」秦朗那一對在專心造孩子,她沒必要讓他們捲入這場紛爭。

寒羽點了點頭,卻依然心不在焉。

「主人,我們去……不礙事么?」

他們三人跟神殿的戰鬥,絕對不是他們可以參與得了的。

櫻只怕自己去了會成為累贅。

葉妖染並未回答她,而是轉頭望向身旁的男人:「墨,你覺得呢?」

「可以。」他攬著她,輕點了點下巴。

神殿實在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他更不曾放在眼中。

不過看自家小女人忙忙碌碌如臨大敵的認真模樣,倒也不失為一番樂趣。 海域。

一望無際,滿滿的藍色。

波濤洶湧間,儘是大自然的壯闊綺麗之景。

入眼是滿世界的海水。

海天相接之處,是引人探索的未知。

海洋是最為神秘的地方,在凌碧大陸也不例外。

神殿能將總部建立在海上,也不失為一種好本事。

至少葉妖染是不敢拿血閣來冒險的。

此番一行人前來,是坐船。

船隻是一隻極大的暗紫色輪船,船帆壯麗而霸氣,龍飛鳳舞的用行楷寫了個穹字。

依舊是紫穹劍幻化而成的。

紫穹劍的千變萬化,著實叫人咂舌。

二人穿著同色系的衣衫,站在船頭上。

咸濕的海風迎面襲來,叫人舒爽間又不免帶了幾分感慨。

從古至今,大自然都是這般神奇。

即便是到了如今這樣一個玄幻的世界,有了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能力,也依然覺得大自然強大壯闊到了不可估量的地步。

葉妖染望著海天相接的地方,嘆了句:「人類,真的很渺小。」

墨蒼穹抬手為她披上一件薄衫,再將她好好攬入懷中。

衣袂飄飄,髮絲飛舞,在半空中抵死纏綿,像是誰也離不開誰。

他低低的嗓音在狂亂的風聲浪聲中依舊清晰富有磁性:「人界,的確是六界中最小的。」

「你們不渺小嗎?」葉妖染斜他一眼,「你看到這麼壯麗的場景,不會產生一種敬畏的感覺?」

「……不會。」他頗覺好笑,寵溺的吻著她臉頰,「小傢伙以後就知道了,大自然,其實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強大可怕。」

他自己就創造了不少空間界面。

能夠創世的人,怎麼會覺得世界值得敬畏。

人們對未知的東西會充滿敬畏,但界面,於他而言真不算是未知而神秘的。

一草一木,他都清楚由來,甚至可以抬手間選擇創造或是摧毀。

眼界不同。

葉妖染沉默靠在身後暖暖的胸膛里,他身上令人安心的氣息包裹著她,彷彿整個世界都靜了下來。

她跟他的差距真的不是一般大。

有時候她都在納悶,為什麼當初沒了記憶的墨蒼穹,會看上她。

船中,擺了個小桌子,幾人席地而坐。

煮酒觀景。

櫻看著葉妖染二人的身影,眼中微微生出幾分羨艷來。

世間有這樣的感情。

能夠見到,已是一種榮幸了。

正想著,旁邊突然傳來一聲咋呼:「啊,釣到了!快,給本少主拿鍋來!」

眾人不由循聲望去。

只見寒少主毫無形象的一手掐腰,一手握著特製魚竿,站在船邊緣。

轉頭朝他們咧嘴,笑得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釣到魚了,今晚我們有好吃的了!」

葉妖染真想說按照墨蒼穹說的,不用到今晚就能抵達神殿。

所以寒少主,你真的白忙活了。

寒羽還在那裡隔著海風興奮的叫呼:「快,拿鍋來!拿鍋來!這魚好重肯定好大一條!」

「……」

眾人冷漠臉,無視之。

你寒少主不窮吧。

至於跟一輩子沒吃過魚一樣嗎?

見沒人動手,寒羽只好自己從納戒里取出一隻大木桶擱在身邊。

然後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傳說中的「大魚」撈起來。

接著全部人都傻眼了。

只見他魚鉤的那頭,勾著一個黑色的不明物體,以及纏繞著一大堆濕噠噠的海草……

他感受到的重量,多半是來源於那一堆海草……

而他釣到的,正是那小小的不明物體。

寒羽顯然也沒反應過來,足足愣了片刻。

但還是把東西都一起拉上船,而後走了過,好奇的撥開紛亂纏繞的海草。

他抬手用指尖捏著那塊黑色不明物體,舉到眼前細細研究,嘴裡一邊嘀咕:「這是個什麼東西?褲子?」

葉妖染和櫻,包括滄冥在內。

全部都……石化了。

只見寒少主手裡,正捏著一條——男士四角內褲。

這三個去過二十一世紀的人,對著玩意兒熟悉得不行。

但寒羽一無所知,因為這個時代並沒有這種東西。

他不解的皺了皺眉:「你們怎麼都那副表情?難道這是什麼不對勁的東西?」

說著,他湊到鼻尖嗅了嗅,再伸出另一隻手捏了捏,擠出一些海水來。

「幹嘛大驚小怪的,本少主怎麼看這都是快普通的破布嘛……」

葉妖染和櫻嘴角眼角猛抽著,就連滄冥眸光都動了動。

果然……無知的人是最幸福的。

「寒、寒羽,你把它放下,放下,別嗅……」說到後邊兩個字,葉妖染覺得自己聲音都在顫。

寒羽見她臉色怪異,將信將疑的把東西放下,一動不動,渾身僵硬的看著她。

一臉大難臨頭的問:「小染,這……是不是有毒?」

櫻認真回應他:「毒倒是沒有。」

「那你們幹嘛這麼緊張看著我?」

葉妖染乾咳兩聲,脫開墨蒼穹的懷抱走了過去。

瞥了眼船的木夾板上一堆海草,和其中醒目的男士內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