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僅如此,就連這禹皇城裡的禹皇後裔,在領悟符號和符文戰法上被葉凡輕易碾壓成渣!」

無需葉凡自誇,虛空螳皇已經一口氣幫葉凡介紹完了符文一道上的生平。

果然,葉小曦聞言,一張精緻絕美的小臉徹底獃滯了,獃獃的樣子十分可愛,讓人忍不住想抱在懷裡狠狠揉捏一番。

葉小曦一直以來的表現都頗為怯懦,可在內心深處,她是極其驕傲的,因為她的在符文之道上天賦,真的超乎很多人的想象,也超乎她自己的想象。

她並不相信葉凡在符文上的實力有多強,再強也未必在天賦上能和她比。

可現在,她徹底懵了。

年紀輕輕便能寫出絕世級符文,至今五階絕世級符文都超過一手之數,更在符號領悟和符文戰法上碾壓了禹皇城這些禹皇後裔!

這種成就,不可謂不恐怖!

內心中,葉小曦不得不承認,葉凡在符文上的天賦和成就真的極度可怕!

「嗯!」

回過神來,葉小曦也湧上一抹激動,用力點著小腦袋,隨後再次跪坐在椅子上,開始準備書寫符文。

很快,墨血被研磨好,葉小曦小手握著符文筆,用力蘸了許多墨血,在符文紙上緩慢而平穩地書寫起來。

猩紅的墨血在符文紙上迅速渲染開來,形成一道道粗細不一,線條弧度都十分完美的標準符文線。

「這是水系一階高階符文——《靈旋波紋掌》,在一階高階符文里算是頗為容易的,但也只是相對而言。」

「這符文戰技書寫成煉化,可以利用水系化成漩渦的力量,另類增強八成力量,算是頗為不錯了,如果能達到稀世級,能達到兩倍力量爆發。」

葉凡目光一凝,隨即搖了搖頭,說道:「小傢伙還挺要強,以她現在的狀態,很難寫出來,換成一階中階會比較輕鬆。」

大灰靜靜地看著,虛空螳皇的臉色則湧上幾分擔憂。

半首情歌伴孤城 果然,不多時,符文才寫了一半,葉小曦精緻而稚嫩的小臉便布滿了冷汗,小臉微微發白。

她的靈魂受創初愈,卻要書寫狀態完好時才能寫出來的符文,自然十分勉強。

很快,符文筆一陣輕顫,隨即符文紙上的墨血迅速瀰漫開來,霎時間,整張符文紙一片黯淡,再不復開始時的柔和燦爛。

「失敗了……」

葉小曦依靠在椅背上,緊緊咬著唇瓣,小臉上滿是倔強,最終還是沒忍住,眼眸里盈滿了水霧。

此刻,大灰和虛空螳皇已經徹底呆住了。

這小傢伙才八、九歲啊,居然差點寫出了一份完整的一階高階符文,這簡直跟天方夜譚、神話一般!

「我、我能不能再試一次?其實、其實我最擅長的是……符文創法和符文戰法。」

葉小曦帶著哭腔哀求道。

她從來沒有老師,雖然生在暗星盟,周圍都是禹皇後裔,符文之道鼎盛,可卻從來沒有人教導她,都是她自己摸索著學來的。

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一個願意教導她符文的符文強者,她實在不想錯過。

葉凡三個見小傢伙一副快哭了的模樣,都忍不住搖頭,暗笑中正準備解釋,猛然間又聽到葉小曦這話,三個人和獸瞬間再次懵了。

「我……」

虛空螳皇想罵娘。

大灰頭暈目眩,無力地發出長嗥。

葉凡臉色僵硬,也有種崩潰的感覺。

這小傢伙真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啊。

自己等人還以為她最擅長的就是這個了呢,沒想到根本不是,她最擅長的居然是符文戰法和創法。

這也代表著……小傢伙的悟性和靈性驚人的可怕!

書寫符文需要天賦,但對靈性和悟性的要求未必多麼高。

而符文戰法和創法等,除了天賦,對靈性、悟性的要求也是很恐怖的,君不見這世間符文師固然多,可卻幾乎沒聽說過,有幾個能自創符文戰技的?

僅從這一點,就能看出符文創法的艱難!

葉小曦見葉凡三個始終沒有說話,以為再沒機會了,頓時黯然地垂下小腦袋,默默地垂淚。

「妖孽啊。」

良久,葉凡才發出一聲長嘆,看向葉小曦的目光,卻是再滿意與欣喜不過。

「笨丫頭,哭什麼,你這種天賦,葉凡瞎了才不收你這個學生。」

虛空螳皇滿臉心疼地哄著小傢伙。

「真的嗎?」

葉小曦緩緩仰起哭花了的小臉,看看螳皇,又看看葉凡。

葉凡哭笑不得又無奈地對她點了點頭。

見葉凡真的答應下來,葉小曦如花的小臉頓時笑開來,連忙擦了擦臉上的淚水,跳下椅子,恭恭敬敬朝葉凡行禮,叫道:「老師。」

葉凡閃開了身,說道:「不必如此,我教導你符文,不代表一定是你老師,我也只是走在符文之道上的探索者而已,其實不夠資格做你的老師……還是叫我哥哥吧。」

這是葉凡的真心話,小傢伙天賦太恐怖了,恐怖的妖邪。

以她的天賦,想達到葉凡此刻的程度,太容易了,說不定以後要被小傢伙遠遠超越。

畢竟,葉凡知道,自己在符文上的天賦,完全來自於殤,和葉小曦完全不同。

葉小曦很懂事,咬著下唇遲疑了一下,也沒有鬧著非要拜葉凡為師,而是順著葉凡的意思,恭恭敬敬地叫道:「葉凡哥哥。」

嘴上是叫哥哥,行的還是師禮。

對此,葉凡也不計較了。

「你們都撿到了寶啊。」

虛空螳皇忍不住慨嘆道。

的確,葉凡本身「天賦」就夠恐怖了,再加上一個葉小曦,假以時日,葉小曦成長起來,有她相助,葉凡在符文一道上的成就將更恐怖,這個組合會很驚人!

對葉小曦而言,葉凡為師的意義更為重大,代表著她的天賦將會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掘,日後成就簡直不可想象。

「這還要多謝禹皇的後裔們啊,不然我們也撿不著這樣一個寶貝,毫不客氣地說,小曦的天賦是我畢生僅見的恐怖,如果有小曦,符文秩序之道的傳承,不用我也能輕易破最後一關,耗時不會太久。」

「可惜,他們自己把這樣一個寶貝丟棄了,怪的了誰呢。」

葉凡如此斷言,最後搖頭失笑道。

大灰和虛空螳皇更震驚了。

它們太清楚葉凡在最後一關的成就了,百日領悟百枚符文,這種恐怖悟性,古來罕見!

可葉凡此刻卻斷言,葉小曦完全能做到他這樣的程度,不會差的太多,這是無法想象的認可!

「我現在倒是很好奇,他們為什麼會拋棄小曦,而且將她毀成這個樣子。」

虛空螳皇冷笑連連。

(本章完) 摸到的突起地方很堅硬,卻又帶著一點點的柔軟。

李學浩抓住那個堅硬中帶著一點柔軟的東西,輕輕用力一拔。

東西被拔了出來,然後被帶出水面。經過池塘的水洗滌之後,露出了它的本來面目。

這是一個三寸長短的菩薩玩偶,外表呈現灰白色,在月光的淡淡照射下,散發出一陣陣白潤的光澤。

李學浩心下一陣激動,沒錯,他要找的作為陣眼的鎮器,就是這個東西。

菩薩玩偶不知道是由什麼材質製成,捏上去堅硬中帶著一點柔軟,手上也傳來溫暖中帶著冰涼的觸感,摸上去很舒服。

而真正讓李學浩心中難以自持的是,菩薩玩偶的裡面,充盈著濃郁的靈氣,比起水橋涼子的那壇靈酒的靈氣還要充足。畢竟是幾百年「辛勤勞動」的成果,就算每個月只能啟動一次陣法,長年累月下來,那也是不可想象的。

激動地抓著手裡的菩薩玩偶,李學浩洗過腳之後,從池塘里上來。不過現在不是吸收菩薩玩偶裡面靈氣的時候,先把未完的事情做完,然後回去找個安靜無人的地方吸收也不晚。

「好了,現在我來幫你們超度。」李學浩將菩薩玩偶收了起來,指著那個胖胖的肉山怨靈說道。因為陣眼的鎮器已經被他拿走,五子聚靈陣自然也不破而破了。

「大人,我們有一個心愿。」胖胖的肉山忽然有些膽怯地說道。

「說。」李學浩並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何況他也知道,這幾個怨靈都是可憐人,如果不是太費力就可以幫他們完成最後的遺願,那也並不算什麼。

「當初殺死我們的那個人……」胖胖的肉山囁囁地說道,似乎是有些事情不太好開口。

「如果是想讓我替你們報仇的話,那不用了,因為他已經死了。」李學浩接著它的話說道,當初那個林原家的先祖,幾百年都過去了,不可能還活著。否則的話,根本不會白白浪費這裡「儲存」了幾百年的靈氣。

按他猜測,可能那個先祖在布置好這個五子聚靈陣之後,接著就出了什麼意外,導致沒法回到這裡收取「儲存」的靈氣。

「既然如此,我們沒有遺恨了,就拜託大人讓我們成佛吧。」胖胖的肉山聽說仇人已死,臉上也帶著鬆了一口氣的架勢。

邊上的幾個怨靈也是如此,那對雙胞胎女人甚至臉上還帶著一絲「大仇得報」的快意。

「那就開始吧。」李學浩淡淡地點了點頭,看了看已經站在一起的三胞胎,伸出雙手,遙遙地籠罩住它們。

「陣!」

隨著莊嚴地吐出一個字,三胞胎三人身上冒起陣陣黑霧,黑霧捲成一束,源源不斷地朝李學浩雙手之間而來。

三胞胎臉上有痛苦和舒緩之色,隨著身上的黑霧越來越少,身體漸漸變得透明起來,臉上的痛苦之色也慢慢消去,最後變成了一臉祥和。

「現在去成佛吧。」直至三胞胎身上再也沒有了黑霧出來,李學浩適時地收了手,然後說道。

三胞胎透明的身體漸漸散去,化為了一個個如同螢火蟲一樣的光點,朝天空飛去,直到再也看不見為止。

「現在輪到你們了,有什麼未了的心愿嗎?」收回看向天空的目光,李學浩轉向了一旁那對漂亮的雙胞胎女人。

「大人,我們有一個請求。」雙胞胎女人其中一個穿著紅底白色花紋和服的女人恭敬又略帶祈求地說道。

「說吧。」李學浩示意她說下去。

「我們想回故鄉看一下,可以嗎?大人。」紅底白紋和服的女人說道,旁邊不知道是她姐姐還是妹妹的女人也忙不迭地點著頭。

「你們的故鄉在哪裡?」李學浩沒想到到她們居然是這樣的請求,如果故鄉是在很遠的地方的話,他要考慮下是不是有那個時間了。

「在甲府,大人。」紅底白紋和服女人說道。

「甲府?」李學浩眉頭不由一皺,他聽說過「甲府」這個地名,但不知道是不是他所知道得那個甲府市。畢竟已經過去了幾百年時間,很多日本的古地名,都跟現在的地名完全不同。

「我記得以前也叫甲斐國,大人。」旁邊那個雙胞胎之一補充道。

「甲斐國……」這麼一說,李學浩就清楚了,甲斐國他知道,就是現在的山梨縣。而山梨縣內,確實有個甲府市,而且還是山梨縣首府。說起來,山梨縣跟神奈川縣相鄰,就位於神奈川縣的左邊。

「我可以帶你們回去一趟,不過『甲斐國』很大,現在很多地方相信都已經改變了,我不敢保證可以找到你們的故鄉。」既然只是在神奈川縣的隔壁山梨縣,李學浩也就不差那麼一點時間了,什麼時候趁著雙休日找個時間過去一趟,時間也不需要多久。

「謝謝你,大人。」雙胞胎女人齊齊激動地鞠了一躬,原本在她們看來,這樣的心愿幾乎不可能實現,沒想到這位大人居然這麼仁慈,願意帶她們回故鄉去看一次。

「那麼,你們現在跟我來吧。」李學浩朝兩人招了招手,之前他洗澡換了衣服,身上原本帶著一個空置的式神戒指,但換了浴衣之後,戒指就沒帶在身上,要回房間去才行,正好可以用那個戒指安置這對雙胞胎怨靈。

回房間的這段路,李學浩也知道了雙胞胎女人的名字。

紅底白紋和服的女人叫小笠原芽子,是雙胞胎中的姐姐,性格比較開朗,妹妹叫小笠原惠香,性格比較膽小羞澀。

從兩人的口中,李學浩也了解到她們並不是普通人,至少在那個年代,是屬於名門之後,小笠原氏的支裔。小笠原氏曾經統治過甲斐國,到江戶幕府時代,德川氏設立了甲府藩。

小笠原姐妹是進貢給第二代幕府將軍德川秀忠長女德川千姬的侍女,原本是跟隨德川千姬出嫁給豐臣秀吉的兒子豐臣秀賴的,但人還沒到大阪,就被擄走了,然後兩姐妹慘死。

她們在七八歲的時候就被送到了江戶城,就是如今的東京,因為非常想念故鄉,所以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回故鄉甲府看一眼。 葉小曦無與倫比的天賦,讓葉凡三個震驚又欣喜,同時又為她的遭遇感到同情、不忿。更新快無廣告。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居然能如此狠心,拋棄掉這樣一個寶貝,並且將其毀成那般模樣,狠狠折磨。

想起二次見到葉小曦時的模樣,無論葉凡還是螳皇,抑或是大灰,心中無不充滿憤怒。

聽到虛空螳皇的話,葉凡心下一動,也看向葉小曦。

葉小曦小臉黯然,臉上的神情很複雜,有恐懼、怨恨、眷戀……諸多情緒,滿布臉上,複雜的讓人很難相信,這是一個八、九歲的小女孩兒臉上能出現的神情。

見狀,葉凡三個心下更是一沉,知道葉小曦過去的生活定然很悲慘,不然她不會是這副神情。

「我……能不說嗎?」

葉小曦垂下小腦袋,不願提及這段往事。

「那就不……」

虛空螳皇很疼惜葉小曦,順著她的意,但卻被葉凡打斷了。

「不行,一定要說。」

葉凡斷然道。

「葉凡……」

虛空螳皇瞪眼,不滿地看著葉凡。

葉凡輕嘆一聲,說道:「螳皇你不用這樣看著我,我也是為小曦好。你想想,小曦在禹皇城那麼久,有多少人認出了她?只有那個婦人,對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