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三息時間已到……看來你們是不準備離開了,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走了!」唐浩微微仰頭,喝下杯中的靈茶,將茶杯往桌子上一放下,徐徐抬起眼眸看向了雪雲等人,慢條斯理的說道。

雪雲的臉色陣青陣白,氣得不行,咬牙道:「唐浩,你可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嗎?我們可是執法堂的強者,代表的是帝皇閣的威嚴和規矩。你竟敢忤逆我們的意願,這便是在公然挑釁執法堂,挑釁修羅皇大人,挑釁整個帝皇閣!」

「哈哈哈……」

唐浩忍不住大笑起來,一臉看白痴的表情看著雪雲,淡淡道,「雪雲副隊長,據我所知,帝皇閣乃是我師尊夜帝的吧?何時成了他修羅皇的了?不知道你的話是你自己的意思,還是我那大師兄的意思?若是我大師兄的意思,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他覺得帝皇閣是屬於他的,他想要某朝篡位不成?」

某朝篡位!

這四個如同億萬均山嶽重重壓了下來,讓得雪雲臉色一白,連說話都是斷斷續續:「你、你……」

這話他可不敢接啊!

若是坐實了修羅皇想要某朝篡位的說法,雪雲非常肯定,即便最後閣主夜帝不會遷怒自己,修羅皇也是會出手將自己斬殺,以平息謠言。

畢竟在帝皇閣,唯有夜帝,是不可撼動的!

一念及此。

雪雲扯著脖子怒吼道:「唐浩,你不要信口雌黃,血口噴人。修羅皇對閣主大人忠心耿耿,怎會某朝篡位?」

「哦,既然如此,那你剛剛又說我得罪修羅皇,便是在挑釁整個帝皇閣,這是你在挑撥我與大師兄之間的關係了?哼,大師兄待你們不薄啊,更是委以重任,讓你擔當執法堂副隊長的重要職位,而你卻是在背後挑撥他、我和師尊之間的關係,罪大惡極。今日,我便代替大師兄清理門戶!」唐浩冷冷說道。

他的眸光陡然變得冷冽起來。

體內小鯤鵬張口,噴出一道道渾厚的北冥真氣,周身強大的氣息浮動。

雪雲目呲欲裂,知道今日之事不可善了,把心一橫:「媽的,直接斬了這小子,拘禁他的神魂交給修羅皇大人。相信修羅皇大人一定會庇護我的!」

一念及此i。

雪雲猛地一揮手:「弟兄們,唐浩喪心病狂,不但殺了修傑會長。更是挑釁我執法堂威嚴,大家給我上,斬了這個膽敢挑釁我執法堂的狂妄之徒!」

「殺!」

「忤逆執法堂威嚴者,殺無赦!」

一群執法堂強者紛紛怒吼,每個人手中都是出現了一道道黑色的戰兵神鏈,這些戰兵神鏈都由強大的神海玄冥鐵打造而成,有著拘禁神魂,腐蝕肉身的作用。這是執法堂的刑具,專門對付一些窮凶極惡之徒!

唐浩哈哈大笑:「人人都說你執法堂之人戰力逆天,今日,我唐浩便來領教一二!」

他已經是知曉修傑針對自己,正是因為修羅皇的原因。

雖不一定是修羅皇直接指使,但與他必然脫不開關係,這執法堂也是修羅皇麾下強者,唐浩自然不會有任何的留手!

要對付我唐浩,那我就打死你的走狗,讓你不死也脫一層皮!

一念及此。

唐浩不再留手,出手便是催動《九界圖》之中的一招強大招式——鎮界魔雲掌!

這鎮界魔雲掌!

乃是一門無上絕學,唐浩之前並沒有學會,但自從得到了虛皇的傳承,對虛空一道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和掌控。他便是水到渠成,修鍊成這一門絕技,一旦施展,能夠將虛空無止盡壓縮,在鎮界魔雲掌的範圍之內。

所有一切都會被鎮壓,磨平,化作一副圖卷一般!

據說……

若是將這一門絕技修鍊到極致,甚至於能夠一掌出,鎮壓一個世界!

將整個世界化作一捲圖畫!

當然,唐浩現在的實力可沒那麼強大,但是對付區區半步萬壽境和一群執法隊的強者,已經是綽綽有餘!

「鎮界魔雲掌!」唐浩眸光一冷,大吼一聲。

手掌橫空一拍,虛空頓時傳來一道道破碎的波動,整個空間都是褶皺扭曲,好像一個圓形的氣球被直接捏爆,壓平了一般。

「不……」

「我的身體動不了了,不好,快逃……」

雪雲面色鐵青,他親眼看著自己的手下一個個在空間扭曲中,變地扁平,失去了生機。所有強者,都是在唐浩的一掌之下,被牢牢的鎮壓在一片虛空之中。最終只剩下雪雲能夠勉強抵擋,可是他也是沒能抵擋太久。

只見唐浩眸光一寒,張口吐出一道金色利劍!

唰!

劍光一掠,穿透了雪雲的胸膛,毀滅了他的心臟,生機快速流逝。、

「唐浩,你、你怎敢……」雪雲話沒說完,虛空碾壓,他也是化作了圖卷中的一道人物!

鎮界魔雲掌!

一掌之威,直接鎮壓一尊半步萬壽境,上百尊百劫境強者…… 「圖來!」

唐浩一揮手,好像是從牆壁上撕扯下來一副圖卷一般,硬生生將已經是鎮封在虛空圖卷中的雪雲等人直接撕扯了下來。

一卷虛空圖卷飄飄揚揚,直接落到了唐浩的手中。

圖卷之上……

雪雲等人臉上或者憤怒,或者絕望,或者一臉茫然……

全部都是化作了圖卷中的一道風景,一動不動,他們已經是喪失了所有的生機!

這便是鎮界魔雲掌!

《九界圖》中的一式絕學,威力強大無比,更是霸道無比!

圖卷中的人物,生死只在唐浩的一念之間!

《九界圖》如此強大,也正是讓修羅皇垂涎的原因。

「唐、唐浩大人,您、您到底做了什麼?那可是執法隊啊,您這麼做,難道就不怕與整個帝皇閣為敵嗎?」諾蘭天狂吞口水,他的身子都是在發抖,渾身冷汗淋漓。

先前唐浩斬殺了修傑。

已經是讓諾蘭天感覺到要變天了,現在唐浩更是直接把一個執法隊給滅了。

這豈不是要捅破天了嗎?

自從帝皇閣創立至今,還沒有人膽敢這樣公然抹殺執法隊的強者啊!

面對諾蘭天的擔憂和惶恐,唐浩只是輕輕擺了擺手,淡淡說道:「無妨!」

「……」

諾蘭天瞠目結舌,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先前只以為自己只要作證就可以了,唐浩的身份乃是夜帝的關門弟子,到時候自己證明這一切都是修傑招惹唐浩,自食惡果,便沒自己什麼事情了。可是現在,事情卻好像是滾雪球一般,越來越大。

執法隊的覆滅,足以讓整個帝皇閣震動!

只怕接下來若是再有強者出現,那就是作為執法堂首座的修羅皇現身了!

那可是整個帝皇閣最頂尖的存在,七十二皇之中,排行第三位啊!

諾蘭天只覺得兩眼一黑,一陣昏天暗地……

與此同時。

帝皇閣內,修羅皇宮。

修羅皇正與一群七十二皇的強者聚會,他端坐在首座之上,臉上帶著威嚴之色,沉聲道:「諸位,那唐浩竟敢公然斬殺我的侄子修傑,這是在挑釁整個帝皇閣的威嚴。本座已經派遣雪雲帶領執法隊前去緝拿唐浩,只要將他抓捕回來,我們便可以動用帝皇閣的法規,逼迫唐浩將虛皇塔和《九界圖》都交出來!」

「諸位放心,我修羅做事肯定公道,絕對不會吃獨食。那虛皇塔內的四大絕技,我們都可以共享,本座只要《九界圖》!」

修羅皇話音一落,冷冽目光掃視眾人。

在場的竟然是足足有四十五名七十二皇中的強者,眾人紛紛對視一眼。

那劍皇開口道:「修羅,四大絕技共享,這一點我等自然不會有什麼異議。但是,你卻要獨吞《九界圖》,這未免太過貪心了吧?」

「對啊,誰不知道《九界圖》的強大?更何況,這件事情我們若是與你一起,等於是跟閣主大人站在對立面,這風險太大,回報太小了!」刀皇一臉淡然的說道。

拳皇也是點點頭:「回報太小,還要得罪閣主,這買賣不划算!」

修羅皇冷哼一聲,暗道:一群貪婪的傢伙。什麼得罪夜帝?你們只是想要得到更多罷了!等著吧,只要本座得到《九界圖》,便可以跨出最後一步,到時候即便是面對夜帝那老混賬,本座也是絲毫不懼,屆時你們這群傻逼吃了我多少好處,本座就要你們十倍百倍的吐出來!

一念及此。

修羅皇淡淡一笑,道:「好,既然諸位都希望得到《九界圖》,那隻要我們齊心協力,等從唐浩處逼迫出這些寶物之後,我們全部共享,如何?」

「這還差不多!」

「這買賣我做了!」

眾皇紛紛點頭。

修羅皇也是滿意一笑,道:「那麼……我們現在就等雪雲將唐浩帶回來了!」

然而……

正當他的話剛剛說完的時候,修羅皇的臉色猛地一變,他的體內猛地衝出一股恐怖的氣浪。

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席捲開來,整個大廳都好像是變成了一座修羅場,縱然是以諸皇的修為和實力,都是感覺到一股壓抑。紛紛以駭然的目光看相修羅皇,直到現在,他們才是發現這修羅皇的實力,似乎比傳說中的更加的強大!

「修羅皇,發生了什麼事情?」刀皇問道。

修羅皇臉色鐵青,怒道:「本座派去的執法隊,以及雪雲,全部被唐浩滅了!」

「什麼?」

「竟敢滅了執法隊?這是何等大膽的行為,我們帝皇閣創立至今,還從沒有執法隊隊長級強者被滅的情況出現,這唐浩是要造反不成?」

「造反是不敢,但他此舉卻是在挑釁我等!」

「必須制裁!」

「要用最嚴厲的刑罰制裁他……」

眾皇紛紛開口道。

修羅皇陰沉著臉,沉聲道:「諸位也都看到了,那唐浩目中無人到了這等程度。現在他敢公然滅掉本座派出去的執法隊,來日,他便是敢踩在我們的頭上。今日,若是再不抓住機會將他徹底打死的話,以後我們的日子可不會這麼愜意了!」

眾皇紛紛點頭,他們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早已經習慣了頤指氣使,習慣了俯視芸芸眾生,習慣了所有人對他們畢恭畢敬,不敢忤逆他們的意願。

可是現在……

唐浩的行為,已經是觸及了他們的底線!

四十五皇齊齊起身,跟隨著修羅皇,離開了帝皇閣,朝著帝皇商會破空而去。

…………

帝皇商會。

如今整個帝皇商會已經是被封閉,不準進出,尤其是第三層更是沒有一人行動。

只有唐浩和諾蘭天正在品茶!

唐浩突然抬頭,朝著面前虛空看去,微微一笑:「來了嗎?一、二、三、四……四十五個嗎?呵呵,倒是比我想象中來地更多啊!」

話音落。

唐浩隨手往前一揮,虛空中的靈氣凝聚在一塊,變成四十五個茶杯。諾蘭天顫抖著雙手,有些不明白唐浩為何突然準備這麼多茶杯,不過還是給每個茶杯一一斟滿,誠惶誠恐的回到了唐浩的身後,剛剛站定。他手中的茶壺險些掉落在地上,雙眸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只見前方的虛空中,一道道身影憑空出現。

諾蘭天瞠目結舌,感覺舌頭都在打結:「修羅皇、刀皇、劍皇、拳皇……我的天吶,七十二皇中來了四十五個?這、這是諸皇降臨啊!唐、唐浩大人豈不是死定了……」

他忍不住朝著唐浩看去。

唐浩仍是自顧著喝完最後一杯茶,隨後笑眯眯的看向面前的四十五道偉岸身影,徐徐開口:「諸位,恭候多時了!」 唐浩臉上帶著笑容,手中的茶杯尚且不曾放下:「諸位,都嘗嘗這靈茶,味道很不錯!」

話音剛落。

那四十五個茶杯便如同擁有了生命一般,飛向了四十五皇的面前,靜靜的懸浮在他們的面前,其中的靈茶散發出淡淡的茶香。讓人聞了之後,都是有種沁人心脾的感覺,這絕對是上等的好茶!

但是……

這四十五皇,卻是沒有一人去接這茶水。

每個人的目光緊盯著唐浩,以及他身後懸挂著的那一副圖卷!

圖卷之上,一眾身著執法隊戰甲的強者,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帶著驚恐、絕望和不甘的神色。

尤其是那尊副隊長雪雲。

他的面容無比的猙獰,想要逃脫,但卻是在生死存亡的一瞬之間,被人封禁了,剝奪了生機。

這是一副圖卷!

同時,這也是一副煉獄場景!

四十五皇皆是武道中的巔峰存在,每個人都達到了萬壽境的境界實力,他們的心境超然,早就見慣了生與死。漠視生命,甚至於其中不少強者,親手殺死的生命都是超過了六位數,乃至於不計其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