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品皇靈師!」

「這小公子竟然是皇靈師!」

而南閣府那一些招收新弟子的長老也非常的激動,「十七歲的一品皇靈師,我們東閣府今年總算是來了一個天才了,哈哈哈!」

「一定要留住他!」

這實力要是放在帝城的那一些天才之中並不怎麼樣,即使在風雲府也算是很平庸,但是在一個外府南閣府之中已經是非常難得的天才了。 其他人總算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囂張了,人家有這麼厲害的實力,有囂張的本錢啊!

那一個公子憤怒的盯著凰無夜,恨不得把凰無夜給盯的千瘡百孔。

「公子,怎麼辦?」

他們也是知道自家公子的實力的,九品巔峰王靈師,本來在這一些新弟子之中是最強的一定沒問題,奈何跑出來這樣的一個小子。

這位公子拳頭緊握著,道:「本公子自有辦法,絕對不會輸給他的。」

他上台,結果測試一出來,所有人再一次驚呼!

「一品皇靈師!又是一個。」

「今年真是走運啊!」

「……」

張公子笑道:「呵呵呵!你以為就你一個人是一品皇靈師啊!讓你失望了。」

凰無夜的表現很平淡,「哦!」

「我不相信你這小子有那麼厲害,要不比一場,要是你輸了給我乖乖跪下來叫爺爺。」

凰無夜無奈的道:「看到你這麼賣命的想要改變局面,這個時候又來送死,你何必呢!」

「小子,我看你是怕了不成!」

兩人針鋒相對,這都是兩個不得了的天才,長老們也不想他們鬧得太過。

「要不這樣,等測試完畢之後你們比一場!以交流為主,切勿傷了和氣!也讓其他新入府的弟子見識一下一品皇靈師的厲害。」

張公子道:「我這倒是沒問題!就怕某個膽小鬼怕丟臉。」

凰無夜淡淡的道:「既然長老都這麼說了,那麼就這樣吧!」

自從出了兩個一品皇靈師的天才之後,接下來的那一些弟子的實力都不怎麼兩眼了。

很快所有人測試完,張公子跳出來道:「來吧!若是你輸了,之後進入南閣府你等著跟奴才一樣伺候我吧!」

凰無夜笑道:「你想多了,你贏不了!」

完全是蔑視啊!張公子怒了,拿出一把聖器道:「小子,你要為你的囂張付出代價!」

張公子想,這小子這麼小就有一品皇靈師的實力絕對不正常,一定是啃丹藥啃上來的,其實是草包一個。

再加上他的靈器厲害,修鍊的靈技也是很高級的,打敗他完全不在話下。

張公子先出手了,結果還沒有等他的靈技爆發出來,一道白影閃過,他的身體就飛向了空中。

「啊啊啊!」

一道慘叫聲傳來,他的那一些隨從急忙的去救人。

「孫子,空中飛人好玩嗎?」凰無夜笑道。

而其他人像是看怪物一樣看向凰無夜,這……這是什麼實力啊?

秒殺啊!一招就把對手給秒了!

南閣府的長老都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著凰無夜,這小子是一個好苗子啊!厲害啊!

可是之前的那一個小子,不正常,不是說一品皇靈師嗎?要是真的一品皇靈師,也不至於這麼弱。

那位張公子被救回來了,此時面如菜色,非常的凄慘,一向驕傲自大的他的自信心被凰無夜一踹,給踹成了碎渣渣了。

他滿臉驚恐的看向凰無夜道:「你……你……你……」

凰無夜道:「你什麼你!叫爺爺吧!」 張公子的臉因為惱羞成怒變得通紅,「你不要太過分了,我叫不出口。」

凰無夜笑眯眯的道:「叫不出口沒關係……」

白影一閃,那位張公子再一次飛了出去。

「那爺爺就再送你上天一次!」

「啊!」

「公子!」

「你們這一些廢物,不會攔住他嗎?」

空中傳來了張公子的怒罵聲。

他的那一些隨從也委屈啊!那小子的速度太快了他們都沒有反應過來,公子就飛到空中去了。

「砰砰砰!」

「啊啊啊!」

一陣殺豬般的慘叫聲傳來,看來這一次似乎沒有接到讓你,讓張公子被摔的挺慘的。

張公子鼻青臉腫的來了,他怒瞪著凰無夜。

「現在想好了嗎?準備怎麼辦?都吃了兩次虧了,你長點心啊!」

「給我收拾這小子!」張公子此時躲在那一些人之後,對他的手下下令。

凰無夜無奈的道:「都跟你說了長點記性,沒想到還是一樣豬腦子!」

「砰砰砰!」

這下不只是張公子上天了,他的那一些手下也齊刷刷的上天了。

他們飛上天的時候臉上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太快了!

此時在場的人都對凰無夜無比佩服,不愧是今年南閣府招收新弟子力壓群雄的第一天才啊!

夠強,夠囂張!

張公子是爬過來的了,此時他瞥向凰無夜有些心驚膽寒。

「別來了!別來了,我不想飛了!」

凰無夜笑道:「總算是聽話了啊!」

凰無夜的笑容看起來人畜無害,卻讓這一個公子感覺到毛骨悚然。

「小公子,我……我真喊不出口!而且你這麼年輕,這麼好看,也不是當爺爺的年齡,要不……要不我們好好談談……」張公子的語氣變得超級軟,已經沒有之前的囂張勁了。

他被凰無夜給踢上天上怕了!

凰無夜道:「有句話叫做破財消災。」

張公子開心了,「要錢啊!好說,本公子有的是!」

結果他上交的那一些錢財,被凰無夜嫌棄了。

「就這麼一點,你還想消災,難道你又想上去玩玩了?」

「別啊!別!」張公子怕得很。

「我還要靈器,給你!還有……」

張公子恨不得把他全身上下所有東西都給上交了,就差沒有把自己的衣服給脫光上交。

凰無夜點頭道:「勉強可以!」

危機解除,總算是解脫了,張公子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個時候,南閣府的長老道:「小子,我覺得你的測試結果有問題,給老夫過來重新測試一遍。」

張公子急的跳了起來,「憑什麼我要重新測試啊!他們都不要。」

「都是一品皇靈師,但是你的勢力比起這小傢伙差遠了,我們對你的實力很懷疑,必須測試!」

「我哪能跟他一樣啊!這小子可變態了,我不測試,我……」

結果他被人強行給拉過去了,張公子的第二次測試並不是一品皇靈師,而是九品巔峰王靈師。

無數雙眼睛齊刷刷的掃了過去,本以為是一個天才,沒想到這傢伙竟然作弊! 其實他這一個實力,出了凰無夜之外似乎沒有人能比得過他,排不上第一也能算是第二。

但是作弊弄虛作假,讓人很不齒!

張公子恨不得找一個地洞鑽進去,今天他這麼背時啊!

九品巔峰王靈師,擁有這樣實力的少年東閣府是很歡迎的,但是這一次……

「張海你竟然作弊,取消你今年進入南海閣的資格。」

「憑什麼啊!我好歹實力合格,你們不能這樣,你知道我是誰嗎?我爹可是……」

這一次東閣府的人一點都不通融,他們這樣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凰無夜這一個天才,不能讓他對東閣府不喜啊!

最後的掙扎無效,張公子也放棄了。

他委屈的看向凰無夜道:「你等著,明年我一定進去找你。」

眾人嘴角狂抽著,明年還找,等著被送上天嗎?這傢伙是不是有自虐傾向啊!

他很快的離開,這位上天張公子成了今天東閣府招收新弟子的小插曲。而這一次的新弟子也非常清楚的認識到凰無夜的天賦的可怕!

他們暗道:等進入東閣府之後,絕對不能招惹這一個小子,能交好就盡量交好。

「這一次新弟子招收結束,你們跟我來吧!」

東閣府的飛行聖器可是非常的氣派,速度也是極快,他們登船之後不就就抵達了東閣府之中。

東閣府位於一片很廣闊的森林之中,這都是屬於東閣府的地盤,森林的核心有不少高低錯落的宏偉建築。

這只是一個風雲府府的外府之一,卻比靈滄九洲的最大的那幾個宗門要大上不知道多少倍。

那真正的風雲府,恐怕更強大!

抵達了東閣府之後,新來的弟子開始分配住處。在這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住處也是按照實力分配的。

皇靈師之上有單獨的小院子,九品王靈師可以住單人間,之後的條件越來越差!

有環境不錯的地方住凰無夜自然滿意,畢竟要是要跟其他的少年住在一起,某個妖精估計會殺人滅口。

辦完一切之後,已經到了夜裡了。

推開門走進去,房間里已經多了一個人。

「小夜兒,今天玩的很開心!」妖血把人給抱住。

「雖然你很厲害,但是這裡好歹是別人的地盤,你被太放肆了。」

「沒事!岳母大人傳消息過來了,我過幾天就要走了!小夜兒還捨得凶我嗎?」妖血可憐兮兮的道。

他也大概的查探了一下東閣府的情況,這裡應該沒有人能威脅到小夜兒的安危,小夜兒順利的進來了他也放心了。

接下來要快點處理掉其他的麻煩還有打聽神水和神火的消息,有小夜兒在,他絕對不會認輸的!

本已經註定的結局因為小夜兒的出現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他為何不再努力幾步,或許……或許就能跟小夜兒廝守到永遠了!

凰無夜道:「娘親那邊沒什麼事情吧?」

「沒什麼事情!只不過那男人找不到我開始發瘋了,我這不要回去露露臉讓他安心。」妖血淡淡的道。 當然,就算是著急也讓別人著急去!妖血還是要享受好不容易單獨留在凰無夜身邊的日子的。

雖然住房有差別,但是伙食還是平等的!

剛進入東閣府,有三天的適應期,這三天在東閣府熟悉環境,第三天才有修鍊任務和指導。

東閣府的食堂人可不少,凰無夜選了幾個菜落座。

「凰公子……」

「凰公子我能坐這裡嗎?」

凰無夜相貌非常出色,一過來那一些跟她同一天測試的人便認出她來了,然後便走了過來跟凰無夜打招呼,湊近乎。

凰無夜道:「嗯!」

東閣府食堂的食材都很不錯,但是凰無夜這一個吃貨還是很不滿意的。

畢竟連凰王府的大廚都被他給嫌棄了,每天都是妖血在開小灶。

看來到了這裡還是需要妖精開小灶啊!

凰無夜在用餐,本來人多的食堂變得更加嘈雜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